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打破石油垄断,放开成品油市场怎么样?  

2007-11-02 22:03:20|  分类: 财经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从媒体上获悉,国内的油荒又来啦!从广东到北京,从郑州到上海,很多地方的加油站已经停止了供应柴油,低标号的汽油缺货,许多非中石油、中石化系统的加油站已经歇业了。

用于机动车辆的燃料包括汽油和柴油,合称成品油。成品油零售供应断档,直接的原因是石油价格出现又一次上涨,导致炼油厂生产成本急剧上升,炼油厂无利可图,甚至越生产越亏损,当然不愿意继续向市场供应成品油。于是出现了有中国特色的油荒,并非就是成品油资源性油荒。

    要解决油荒,首先就要解决炼油厂正常运行的问题。这里涉及到三个关键环节:原油——炼油——批发零售。炼油厂的上游环节原油成本属于不可控制的因素,那么,就剩下下游环节即批发零售价格的问题了。

    成品油零售价格实行的是政府指导价,在目前由国家发改委依据1998年颁布的《原油、成品油价格改革方案》和2001年《国家计委关于完善石油价格接轨办法及调整成品油价格的通知》负责审批和管理。根据这两个文件的规定,国家发改委价格司以纽约、鹿特丹、新加坡三个国际石油市场一个月前成交价格的加权平均价作为定价依据。如果三地加权平均价格涨幅超过8%,国家发改委就会加上运费,制定出国内成品油零售中准价。之后,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两大集团在中准价上下8%的幅度内定出最终价格。

    这个定价机制存在的问题是,当国际油价暴涨的时候,市场零售价格要一个月之后才会发生提升,在这一个月里,炼油厂就要面对巨额的亏损。所以,所有的炼油厂都会尽量降低生产,减少亏损,毕竟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都是上市公司,他们作为经营性企业,就是要追求利润。于是,也就造成了市场的成品油供应不足。很显然,问题出在这个市场定价机制上,它与国内供求状况严重脱节。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油荒从2004年就开始出现,如果说当年还算是措手不及的话,那么,第二年就应该适当调整改变成品油价格政策了。但是,2005年、2006年油荒持续,到今年油荒已出现了四次。国家发改委至今似乎还没有动作去修补和解决这个政策问题。

    按照一般性的常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果政府要管理控制油价,就必须首先考虑补贴;如果政府不想补贴,又要管制价格,就必须专营,通过赋予企业专营的权利,来要求企业在亏损的情况下也要保证供应;如果既不想补贴,又不想专营,那么就必须开放市场。否则,政府就无法保证成品油的市场供应。

    现在的问题和情况是,政府管理控制油价,但不实行补贴政策,而中石油和中石化具有市场垄断地位,却不是专营,而是在香港上市的上市公司,这难道不是一种畸型的管理体制吗?正是这种畸型的管理体制下,一方面让中石油和中石化在香港市场向股东提供丰厚的利润,另一方面当石油价格暴涨的时候,又在市场上出现成品油的短缺,让全中国的用油单位和个人都在为这个畸型的管理体制付出代价。

    中石化雄踞中国五百强企业榜首、中石油数年蝉联亚洲最赚钱公司,他们作为国有特大型企业,把经济效益摆在第一位并没有错,因为企业就是应该全力追求利润。问题却是,在现在的体制下,没有人有义务去承担保证市场供应的社会义务。

   如何科学妥善地解决这一矛盾问题呢?依我看,坚决打破石油垄断,彻底放开国内成品油市场,让国内企业走出去,让全世界的企业到中国来,为中国市场提供更多的成品油。国家发改委也别管理控制成品油价格了,就让成品油随行就市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4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