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林徽因与冰心之间的恩怨旧事  

2007-11-28 22:43:39|  分类: 人物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代才女林徽因和冰心,两人同为福建省籍,也同为诗人和作家,在当时的文化圈里都很有魅力,也有许多共同的朋友;两人的丈夫梁思成和吴文藻又同为清华大学的知名教授,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按理说应该做到和睦相处和情谊长存的。让人们想不到的是,两人相处的并不是很好,并也还存有着一些芥蒂和积怨。

从近来阅读的中国新文学史上一些资料看,林徽因与冰心之间的芥蒂和不睦,大概是从冰心的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发表以后开始引发的———

  20世纪30年代初,梁思成林徽因一家搬到北平的总布胡同的四合院后,很快聚集了一批当时中国知识界的文化精英,如徐志摩、金岳霖、周培源、胡适、朱光潜、沈从文等。这些人聚集梁家,高谈阔论,好不热闹。据说,当时林徽因在其中谈古论今,所说观点很是让人叹服。慢慢地,梁家便形成了20世纪30年代北平最有名的文化沙龙,因而也就有人把梁思成的家称之为太太的客厅

      据说,冰心的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影射的就是梁家的太太的客厅,冰心在小说中写道:我们的太太自己虽是个女性,却并不喜欢女人。她觉得中国的女人特别的守旧,特别的琐碎,特别的小方。又说:在我们太太那软艳的客厅里,除了玉树临风的太太,还有一个被改为英文名字的中国佣人和女儿彬彬,另外则云集着科学家陶先生、哲学教授、文学教授,一个所谓艺术家名叫柯露西的美国女人,还有一位白袷临风,天然瘦削的诗人。此诗人头发光溜溜地两边平分着,白净的脸,高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态度潇洒,顾盼含情,是天生的一个女人的男子而林徽因就有一个学名叫再冰,小名叫冰冰的女儿,而小说中的女儿名曰彬彬
  不仅如此,冰心还在《我们太太的客厅》中写道:这帮名流鸿儒在我们太太的客厅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尽情挥洒各自的情感之后星散而去。那位一直等到最后渴望与我们的太太携手并肩外出看戏的白脸薄唇高鼻子诗人,随着太太那个满身疲惫、神情萎靡并有些窝囊的先生的归来与太太临阵退缩,诗人只好无趣地告别客厅,悄然消失在门外逼人的夜色中。整个太太客厅的故事到此结束。明眼的读者一看就知道写的是谁了。

       萧乾夫人文洁若在《林徽因印象》一文中说:我上初中后,有一次大姐拿一本北新书局出版的冰心短篇小说集《冬儿姑娘》给我看,说书里那篇《我们太太的客厅》的女主人公和诗人是以林徽因和徐志摩为原型写的。徐志摩因飞机失事而不幸遇难后,家里更是经常谈起他,也提到他和陆小曼之间的风流韵事。

       冰心娓娓道来的笔调看似调侃,实则很是讽刺。大学者金岳霖后来曾说过:这篇小说也有别的意思,这个别的意思好像是三十年代的中国少奶奶们似乎有一种不知亡国恨的毛病

      林徽因是何等聪明之人,冰心的公开讥讽,聪明而孤傲的林徽又怎能容忍,又怎么能免得了结怨呢?与林徽因交往甚是密切的作家李健吾在评价林徽因的性格特征时说:绝顶聪明,又是一副赤热的心肠,口快,性子直,好强,几乎妇女全把她当作批判的仇敌。
  于是,好强的林徽因送了冰心一坛醋。李健吾还在文章里说过:我记起她(林徽因)亲口讲起一个得意的趣事。冰心写了一篇小说《太太的客厅》讽刺她,因为每星期六下午,便有若干朋友以她为中心谈论种种现象和问题。她恰好由山西调查庙宇建筑回到北平,带了一坛又陈又香的山西醋,立即叫人送给冰心吃用。

   在1933年天津《大公报》的文艺副刊上,人们可以找到冰心写的《我们太太的客厅》一文。而且,当时林徽因与梁思成、刘敦桢、莫宗江等人,1933年的10月确实赴山西大同调查研究古建筑及云冈石窟结束刚回到北平。因此,送醋之事应是有一定依据的。
  1938年之后,林徽因与冰心同在昆明住居了近三年,刚开始彼此的居所还离得很近,步行不过十几分钟而已,但却丝毫寻觅不到二人有交往的迹象,不管是在双方留下的文字里,还是他人的所见,都无法找得到。

冰心直接提到林徽因的文章,仅能在晚年的一篇中寻得零星几笔:“1925年我在美国的绮色佳会见了林徽因,那时她是我的男朋友吴文藻的好友梁思成的未婚妻。不过是男友的好友的未婚妻而已,关系交代得如此简单,不免显得口气冷淡。但冰心在介绍其他女作家时,却充溢着情感,不至于这般冷淡。

林徽因直接议论冰心的文字,只在她写给费慰梅、费正清的信中有过一段话,但林徽因对冰心的名字在英文信中译成Icy HeartIcy Heart在英语中显然不是褒义词。以林徽因让人折服的英文水平,至于犯这样的错误吗?

   李健吾后来还说过:林徽因与冰心之间她们是朋友,同时又是仇敌。导致这种情形的原因,则是她(林徽因)缺乏妇女的幽娴的品德。她对于任何问题(都)感到兴趣,特别是文学和艺术,具有本能的、直接的感悟。生长富贵,命运坎坷,修养让她把热情藏在里面,热情却是她生活的支柱。喜好和人辩论——因为她热爱真理,但是孤独、寂寞、抑郁,永远用诗句表达她的哀愁

傅斯年在提到林徽因时说:其夫人,今之女学士,才学至少在谢冰心辈之上。林徽因在致函傅斯年时说:尤其是关于我的地方,一言之誉可使我疚心疾首,夙夜愁痛。

195551岁的林徽因已乘鹤西去,199999岁的中国文坛祖母冰心,也撒手人寰。逝者如斯,她们之间的一切似乎都早已不重要了。

由此看来,中国人包括某些著名高知分子的人际关系也是比较复杂和微妙的。人们在相处好的时候,过从甚密,聚多离少,不分你我,无所顾忌,一旦因为某些细枝末节上的小事伤了和气,甚至反目成仇,那就老死不相往来了。还好在这个问题上,林徽因和冰心也算做的比较平和一些的,她们只是把某些不愉快埋藏在各自的心底,并没有发展到相互攻击、相互大打口水仗的地步。我以为,仅这些就足以值得今天的文人们认真学习和效仿的了。

如今一些教授、专家和作家们,可是没有林徽因和冰心那样的肚量,比如,有的动不动就互相揭老底,你爆我的隐私,我揭你的恶行,越整越升级,越整越出格,有的甚至还有发展到找个帮凶上门打人家一顿的地步。这类事情之所以从古至今不绝于耳,关键在于有些中国人自以为自己是世界上太有才气的人。正由于他们觉得自己都太有才了,所以他们从来也没有把对方当作一回事,不懂得尊重对方,不懂得学习对方,总是把自己当成业内老大,老子天下第一,于是也就有了争风吃醋、争比高低的“较劲”现象发生。

愿人们能够从林徽因与冰心的恩怨旧事中领悟到一些经验和教训,从自己做起,从“我”做起,以最积极的态度,做出维护朋友、同事和队伍团结的努力,把真正的团结留给自己,留给他人,也留给后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53)|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