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的两种教授:死了的与活着的  

2007-03-22 23:51:37|  分类: 教育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有两位朋友从北大校园来,谈笑之中再次谈到了已故的北大中文系教授孟二冬先生。朋友对于孟二冬先生的英年早逝无不惋惜万分,都说他是北大的一个大写的人品学品极高的好教授。

    关于孟二冬教授的情况,我和许多人一样所知不多。可能因他没有机会上央视《百家讲坛》节目的缘故,只是默默无闻地教书,所以直到他病危时才在电视新闻中见过有关他的几个镜头,之后便从媒体上知道他已经去世了,仅此而已。

     孟二冬生前是北大中文系古代文学教研室的博士生导师,全国模范教师,因病于20064月去世时才年仅49岁。据说,孟二冬生前曾主动要求加入了北京大学对新疆石河子大学的支教队伍,远去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任教。这在当今大学教授们都在想着赚钱赚大钱的新形势下,的确是一个十分难得的另类。即使在他病重,接受了三次大手术之后,他但仍坚持课题研究和指导研究生,积极组织筹备让自己所带的研究生去石河子大学中文系为本科生开设讲座,继续完成自己未尽的事业。可惜的是,孟二冬过早地死了,但他的精神也许会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

     如今的北大,跟历史上各个时期的北大似乎一样,自然也是林子里大了,什么事情也会有的呀!也是去年发生在北大的另一件事情,事情的主角是一位北大副教授。

     北大副教授、《实话实说》前主持人阿忆在自己的博客中公布工资单引起了网友极大的反响。由于阿忆在正常工作之余经常客串节目主持人及嘉宾,受到众多网友们的指责,许多留言攻击他“简直太不敬业,道德和人格十分可疑”,“四处走学术穴是不务正业”,等等。为了证明自己客串的不得已,阿忆在博客中称每月能从北大得到的工资太少,并将自己在北大当副教授所得收入一一列出,共计4786元;并声称自己“如果不想办法增加收入自救,仅凭学校发的那点工资不能活下去”。

   由此可以看出,阿忆的四处“客串说得客气点是为了生计,是一种生活所迫;说得实在一些,那就是为了赚钱,为了自己多赚钱。后来,记得北大副教授孔庆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称阿忆这样做绝非哭穷,只是希望公众能够了解事情真相。孔庆东讲的也有道理,这在当下似乎也没有错。副教授也是人,是人就需要赚钱没,这是天经地义的。

     孟二冬先生在生前没有公布过他在北大的工资单,所以人们无法知道的收入情况,但也没有听说他抱怨自己的收入水平太低,等等。校内外的人们熟悉他的,就是孟老师从没拿过一分钱额外的报酬;人们熟悉他的,就是他付出大量心血完成的《登科记考补正》一书,稿费仅有3万元。而就是这3万元,他还全部换成了《登科记考补正》一书,送给自己的老师和学生。同时,人们还知道,孟二冬远去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恐怕也还是一种纯粹的不图回报的奉献精神。

     孟二冬与阿忆,同为当代北大的教师,由于人生的目的不同,在公众面前所产生的影响也迥然不同。孟二冬与阿忆的事情都早已过去一段时日了,或许已经被人们有些淡忘了。虽然我对孟二冬教授敬意无比,但也无意对阿忆的“想办法增加收入自救”行为横加猜疑和指责。然而,我也想,作为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孟二冬的那种甘于坐冷板凳做真学问和清正刚毅治学勤勉的精神,是不是也应该值得阿忆、孔庆东们认真学习的。

    北大的两种教授,死了的与活着的,时隔这么长时间,竟然会让我产生这么多意犹未尽的联想……..

 

  评论这张
 
阅读(79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