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新加坡的文明是靠鞭刑“打”出来的吗?  

2007-10-14 22:01:50|  分类: 海外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加坡的社会治安良好举世闻名,许多人将此归功于新加坡的严刑厉法,据说其中有一条法相当受到争议,那就是鞭刑。尽管欧美人权团体一再痛批,新加坡还是决定维持这个行刑制度。

  新加坡的严峻刑罚在文明国家里,是少有匹敌的。连乱扔废弃物、在公共场所吸烟、不冲公共厕所也要被重罚好几千块钱,还要被起诉。著名音乐大师喜多郎因为留着长发(在新加坡,头发遮住耳朵是违法的),也被拒绝入境,被迫取消了专场音乐会。

  在众多刑罚中,具有显著代表性的,是新加坡的肉体刑罚——鞭刑。鞭刑,是目前世界上很少有国家使用的一种酷刑。新加坡鞭刑使用的是皮鞭,打鞭要求一鞭下去,皮肉皆开,疼痛难忍。打完一鞭后,医生便进行检查,一旦发现受刑者不能承受下一次鞭打了,便停下来,过3个月再继续打。而且,打鞭时,各家报纸的记者去拍照,第二天登在报纸上,传遍全国。

  在新加坡,每年都有千余名男性罪犯被判鞭刑。对至少40种罪名,鞭刑是强制刑(必判鞭刑,不能减免),至今适用鞭刑的罪行的名单还在延长,其中既包括强奸、抢劫、贩毒等重罪也包括较轻的罪行如非法拥有武器(长刀、匕首等都算)、涂鸦(包括在墙上喷涂油漆或者重犯在墙上张贴广告、海报)等。

  在新加坡,鞭刑不仅是一种刑罚,更是一种耻辱记录,类似中国古代囚犯的脸上刺字。姑娘择偶,先得掀开男方衣服,验过有无鞭痕。倘有鞭痕,断无婚配之理。

  但新加坡社会不同情受鞭刑的犯人,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位学者这样为鞭刑辩护:新加坡民众多数支持鞭刑。鞭刑的目的是制造疼痛,那么能达到目的同时又最安全的行刑部位就是屁股。鞭刑的结果是在他们的屁股上留下终身鞭痕,这正好达到教育的目的,提醒他们再也不能犯罪。

鞭刑室和犯人的检录

  鞭刑室非常宽敞,鞭刑架高2.74米,用木料制成,相当坚固。刑架下有供犯人站立的木头底座。犯人将被赤条条地绑在刑架上,两个行刑警分立两侧伺候。

  根据受过鞭刑犯人的回忆,在犯人检录的时候,行刑者会先在一个人体模型上练习、热身。比德曾因参加帮派犯罪在监狱挨了10鞭。他回忆说,叫到我的号的时候,我假装若无其事。可我吓得都不会走路了,监狱里发的T恤完全被汗水浸湿。行刑的狱警练鞭的声音太吓人了。我被叫进屋里,里面有6个人,两个警官,一个医生,还有3个行刑的狱警。我还看见一束刑鞭。

  行刑的狱警都经过特训。他们个个身材魁梧,肌肉结实,有些甚至是搏击或武术高手。据说行刑狱警的技术很高。不会有两鞭打在同一个地方。后一鞭会比前一鞭略高或略低,像机器般准确地在罪犯的屁股上整齐排列。

    新加坡政府行使此刑的目的无疑是要在犯人身上制造最大的疼痛感。从受刑人对受刑时的叙述来看,这个目的完全达到了。

  我闭着眼,咬着牙,等着第一鞭打下来。然后我听见一声鞭响,血从我身体里流出来了。那种疼痛无法形容。如果我在受刑时没被绑着,我肯定会凭两只手爬到墙上去。

  我已经吓得不断抖动,就像一片树叶。然后我听见鞭子呼啸,就像木板打在一面墙上。一秒钟后,我觉得刑鞭咬进了我的屁股里。我嚎叫、挣扎,好像一只疯了的动物。当时我想的就是,如果我没被绑住,一鞭能让我跑一英里……鞭子一下一下抽下来,一分钟一下。有的犯人疼得小便失禁,有的昏过去了。最后一鞭打完,我头昏眼花,瘫在刑架上。我流血的屁股疼得直抽动,好像着了火。

刑鞭·体检·豁免

  鞭刑按规定只能施于16—50岁的男性罪犯。据资料显示,1993年新加坡就有3244人受鞭刑,每周人数超过60人,而现在的受刑人数只多不少。对于新加坡这样一个人口不足400万的国家来说,这个数字是惊人的。

  新加坡狱中使用的刑鞭是藤条制成的。刑鞭的长度和直径都有严格规定,刑鞭长1.2米,粗1.3厘米,形象地说约有扫帚把那么长,成年男子的小指头粗细。

  在行刑前,刑鞭会在清水中浸泡一夜,使之充分吸水,增强柔韧性,然后用消毒剂擦拭。监狱当局表示,这样做是因为干燥的刑鞭在行刑时可能断裂,一旦断裂,藤条上的木刺就会扎到犯人肉里。

  最多可被判24鞭,7岁以上,未满16岁青少年,最多可被判10鞭,用的鞭较小,鞭刑每次执行时,只鞭3次,之后若是健康情况不允许,可能被中止;不过被鞭一次,皮绽肉开,留下来的疤痕,以及造成的心理创伤,让许多犯人,宁可多坐几年牢,也不愿被鞭。

   有的当地律师在谈到鞭刑时说,有当事人跟我要求,如果被判刑,我宁可多坐几年牢,也不要被鞭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不想烙印上污点,当然坐牢不好受,但是鞭刑更可怕!

  鞭刑的行刑部位是罪犯裸露的臀部。受刑时,罪犯一丝不挂,以弯腰的姿势被狱警用结实的皮条牢牢绑在鞭刑架上,身体从胯部弯曲,臀部翘起。鞭刑前犯人要全面体检,有高血压或心脏病等疾病者都可豁免鞭刑,但实际上因病得以豁免鞭刑的人非常少,年均只有6人。

行刑:难干的一件技术活

  对于行刑和中国古代秋后问斩等相似,新加坡监狱也会设立固定日子,对判处鞭刑的犯人统一行刑,在该日将被鞭刑的犯人被要求在鞭刑室外蹲成一排,排队等待行刑。根据受过刑的人的回忆,有的说一组有10个犯人,有的说有20个。据此算来,排号后的犯人要等很长时间,尤其是当前面有犯人被判15鞭以上甚至最高的24鞭时。

  漫长的等待无疑加深了犯人心中的恐惧和忧虑。

  旅行作家Bruce Lockhart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游览新加坡,曾参观监狱,他写道:从监狱的一座建筑走到下一座时,我们都要经过由高墙围起来的长满草的狭长通道。草地一片嫩绿,宛如爱尔兰西岸。可是这里让人觉得与世隔绝——只露出窄窄一线天的高墙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不祥之感。这种设计不是建筑师的奇思怪想,它自有特殊的用途。这些厚厚的墙里经常回荡着鞭子的钝响和犯人的惨叫……1890年开始,这个地方就被用于执行鞭刑和绞刑。

  鞭刑的行刑方式也很特别,行刑狱警的技术很高。不会有两鞭打在同一个地方。后一鞭会比前一鞭略高或略低,像机器般准确地在罪犯的屁股上整齐排列……行刑者在练习时会用粉笔在假人的屁股上画上道——行鞭刑对出手时间和准确性的要求非常高,这与打高尔夫球道理一样。

  在《迈克·菲受鞭记》指出:有的狱警深吸一口气,转半个圈,准确出手并命中;有的助跑三步,借力出手;还有的喜欢原地出鞭。这都是行刑狱警的个人风格,就像(网球选手)有人喜欢发球上网,有人喜欢守在底线,有人打旋转球,有人截击扣杀一样。狱警可以挑选他们觉得顺手、便于发力的挥鞭风格,个人化的方式也能接受

       受过鞭刑的男子是不允许在新加坡军队中服役的。但这对于有些国家的人来说,也许刚好给那些想逃避兵役的人提供了机会,受点眼前苦,换来一世安。

  脸面不能不敢也不好意思承担的重任都交给了屁股来完成,屁股在一生中不能承受之痛苦不可谓不艰辛,真是祸福相依!

 

迈克·受鞭记

  鞭刑对肉体的痛苦没受过鞭刑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出来的,有一本书这么描述到:我闭着眼,咬着牙,等着第一鞭打下来。然后我听见劈啪一声鞭响,血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了。那种疼痛无法形容,如果有比程度更深的形容词,就该用那个词。

  如果我在受刑时没被绑着,我肯定会光凭两只手爬到墙上去。这是第一鞭的感觉。

  第一鞭打下来了……难以置信的疼,而我要挨5鞭。我全身只有头发不觉得疼。我当时觉得不可能更疼了,可是第二鞭更疼了。当时我真的觉得我要给打死了。到第三鞭,打得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身子就是一团感觉到疼的肉。最后两鞭也是一样。

  我已经吓得抖动得像一片树叶。然后我听见鞭子呼啸,就像木板打在一面墙上。一秒后,我觉得刑鞭咬进了我的屁股里。我嚎叫、挣扎,好像一只疯了的动物。当时我想的就是,如果我没被绑住,一鞭能让我跑一英里……鞭子一下一下抽下来,一分钟一下。有的鞭打在同一个地方了,把皮肤上的伤口撕得更大。有的犯人疼得小便失禁,有的昏过去了。最后一鞭打完,我头昏眼花,瘫在刑架上。我流血的屁股疼得直抽动,好像着了火。

  这是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行刑犯人的自述。终于引起千层大浪,西方媒体因为迈克·菲事件而发狠,向新加坡发难,上面说到的迈克·菲事件是指1993年,在新加坡旅游的迈克·菲搞了一个恶作剧,在一辆私家车上喷撒油漆,然后又把西红柿,鸡蛋,奶酪等物扔在其他公共汽车上,并且砸坏了一辆车的车门和返照镜。不仅如此,他还偷盗了新加坡的国旗和公路上的一些交通设施。被抓住后,被一直以低犯罪率和花园城市著称的新方政府视为十分严重的行为,构成犯罪,必须施与鞭刑来惩治。随后新方法院就判处迈克·菲四个月监禁,罚款三千五百元美元,并鞭打六下,其中鞭刑属于附加刑。

  这个判决一公布,立即引起了美国人的恐慌,毕竟美国人被其他国家施行鞭刑是既不光彩的事,克林顿总统立即会晤新方高层领导,在总统的说情下,鞭刑被降至四下。在行刑的第二天,克林顿总统还耿耿于怀,一直宣称这种用鞭刑惩处一个异乡的人是错误的,然后,美国政府又向全国发出个紧急通知,对于去新加坡旅游的人品性必须端正,没有不良行为前科。

    但美国人对于新加坡的鞭刑始终也没有丝毫办法。而这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行刑犯人的自述无疑又像一根导火线激起了美国人心里的不满,接着铺天盖地的消息说着同一件事,新加坡的鞭刑制度被西方媒体批评为野蛮不人道,西方煤体认定这是东方世界公然向西方社会挑战,是在挑衅西方的法律制度……

虽然媒体这么说,气氛这么高涨,似乎想要把这个城市蒸发掉,可是十几年过去,它还好好的看着太阳的东升西落,丝毫没有要蒸发的气象,于是也只好作罢,西方世界对新加坡的鞭刑的耿耿于怀只好放在心里,包括那位赫赫有名的美国总统,但是这个血淋淋的描写又成为国际人权组织的重点调查对象。真真想不到这小小的一鞭,竟然鞭得满世界沸腾。

当今中国的法治不可谓不健全,但在具体法律的执行上,却远没有人家新加坡那样的严厉。法律制定的不够严格,执法者的主观随意,导致了执法的宽松度和弹性较大,由此直接造成了有法不依和执法不严的问题较为严重。要解决当前法治建设中的一系列问题,那就是应该向一切文明国家学习,把人家真正优秀的东西学到手,并真正运用到中国的改革和发展实践当中,以把中国的事情办好。

这才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初衷和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139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