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1929年曲阜上演戏说孔子闹剧《子见南子》  

2008-04-07 22:00:09|  分类: 历史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29年6月,山东省曲阜二师学生把《论语·雍也》中“子见南子”搬上舞台,上演了独幕历史剧《子见南子》。于是,孔府的 “圣裔”们以该剧侮辱了先祖孔子的罪名,把事情直捅到国民政府教育部,又通过孔祥熙转呈蒋介石,致蒋亲令“严究”,民国教育部下令山东教育厅查办,但最终却不了了之。
  据我所知,独幕历史剧《子见南子》,是林语堂根据《论语·雍也》中“子见南子”创作的一出独幕话剧,最初发表在《奔流》月刊1928年10月号上。南子是春秋末年卫国灵公的宠姬,风流娇艳,好出风头,名声不佳。孔子到卫国游说卫灵公时,拜见了南子,曾与南子同车出行,子路对此很不满意。《论语·雍也》篇的原文是:“子见南子,子路不说(悦)。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意思是说,孔子拜见南子,子路不高兴。孔子指天发誓:假如我做了不正当的事的话,老天爷责备我吧!老天爷责备我吧!
  比较客观地看,林语堂在当时编创此剧确有一定的反封建意图,但由于种种因素,却在当时的话剧界反响很一般,几乎很少有演出团体愿意上演。当时,曲阜二师的学生思想异常活跃,他们听取了部分老师的建议,决定将独幕历史剧《子见南子》搬上舞台,并且很快地获得了学校当局的批准同意。据说,在该剧排练中,师生们还对该剧进行了反复研究,进行了个别修改,并增加了反对孔府的内容,使之成为既具有很强的反对旧礼教的战斗性,又具有对孔子行为进行讽刺的喜剧性。

曲阜二师全称为山东省曲阜第二师范,是由(1905年)清光绪31年的考棚改为学堂发展而来的,1914年,才改名为山东省立曲阜第二师范学校的。从能够查阅到的史料看,曲阜二师当时受“五四”运动影响较深,风气趋向文明进步。宣传革命思想,经常组织演出具有浓厚反封建思想的进步戏剧,编印进步刊物,等等。

1929年春,正是在进步学生的提议下,曲阜二师学生会剧团才排演了《子见南子》一剧。据载,1929年6月8日,《子见南子》在曲阜二师礼堂正式公演。为了加强演出效果和对孔府封建顽固势力的打击,校学生会在演出前还做了充分的宣传准备工作,不仅在曲阜城大街小巷遍贴海报,而且还特意送票给孔府、颜府和孔氏大家,邀请他们一同莅临指导。

为使舞台演出人物形象逼真,学生会还特向孔府借用了一些服饰、器用等道具。老百姓好奇,被邀孔氏族人、圣裔们不知底细,都准时欣然前去观看。据说,当该剧上演到孔子拜见南子,南子赠给孔子白璧,孔子接受馈赠,并向南子叩头道谢,为南子的娇艳美色所动,魂不守舍,子路忍不住愤怒,欲出言相讥,孔子向子路发誓,表白自己并无邪念,是正人君子等一系列滑稽情节时,老百姓欢欣鼓舞,而在座的那些孔氏“圣裔”们却再也坐不住了,由羞而恼,由恼而怒,竟至大声喊叫起来。

于是,以当时曲阜孔教会会长、孔氏族长孔传堉、孔府首领执事官等人,以“孔氏60户族人”的名义,直接越级向国民党南京政府教育部控告曲阜二师校长及学生会“侮辱宗祖孔子”,又通过国民政府工商部部长孔祥熙将控告状转呈蒋介石,同时向曲阜县政府指控二师进步学生。

据说,国民政府教育部于6月26日下发“训令第855号”,急令山东省教育厅“查明、核办、具报”。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的蒋梦麟,虽有同情曲阜二师进步师生之意,但不好亲自出面,便派人赴山东,会同山东省教育厅厅长何思源办理此案。
  何思源对进步师生也存同情之心,但迫于国民政府的种种压力,不得不派人到曲阜调查,应付差事,实际上却站在进步师生一边,最后他向国民政府教育部呈报的调查结论是:孔府孔氏所控,“查无实据”,“该校职教员、学生似无故意侮辱孔子事实”(鲁迅:《关于《子见南子》案》,载于《鲁迅全集》第8卷,人民文学出版社版)。

轰动一时的“子见南子”一事,终因当时山东省教育厅息事宁人的处理而渐渐平息了。

………………

1929年山东曲阜上演的那场戏说孔子闹剧《子见南子》距今已近80年了,这一史实作为“五四”反孔运动的一个余波早已被人们所遗忘了。我之所以在今天把这一内容写成博客,试图在表明这样一种历史现象:尊孔、反孔历来就是不断在中国历史舞台上重复上演的一幕幕活剧,不论历代执政当局从中扮演哪样的角色,也不论人们是尊孔还是抑孔还是反孔,确实都无法真正阻止一幕幕尊孔、反孔闹剧的重复交替上演,即使在今天也便是如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黑格尔的哲学论断为人们正确认识这一个历史文化现象做了最好的注脚。

  评论这张
 
阅读(159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