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张学良爱子是怎样遭日军谋杀的?  

2009-02-15 12:10:06|  分类: 人物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学良与日本关东军可谓仇深似海。日本关东军除了制造“皇姑屯事件”,炸死张学良父亲张作霖,还蓄意制造了一起与“皇姑屯事件”同样臭名昭著的阴谋爆炸杀人事件,这一事件夺去了张学良刚刚九岁的爱子性命。

   张学良一生有过三次婚姻,原配夫人于凤至与张学良情深意笃,也是张学良关键时刻的得力助手。张学良与于凤至在1915年结婚后,于第二年生下长女张闾瑛、1918年又生长子张闾珣、1919年再生次子张闾玗。

    1920年春天,张学良和于凤至的第三个儿子出世了,张作霖亲自为这个孙子取名为张闾琪。据说,张闾琪这个孩子长得跟张学良十分相像,清秀斯文,老实厚道,才华横溢,比他两个兄长更为聪明,不仅深得祖父张作霖的青睐,同时也为张学良伉俪引为至爱。

  张闾琪在6岁时,就熟读了《四书》,唐诗宋词也能朗朗上口。8岁学习英文,朗朗上口,过目不忘。受其父母的影响,对大帅府“定远斋”内的书画情有独钟。仿效明代画家徐渭《葡萄图》所绘的《墨葡萄卷》,其笔法娴熟已到几可乱真的地步……才气之高,连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自愧不如。

    然而,可好景不长,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降临了。1929年秋天,张闾琪忽然染上了重病。初时咳嗽,后来发热,严重时高烧达到39度。

    此时的张学良刚刚子承父业,主持东北三省军政大权。为了救治心爱的病儿张闾琪,张学良夫妇不惜在东北三省遍请名医。沈阳城里的外国西医几乎都请到了,唯独不请日本医师。然而,这些洋医们用遍所有办法,张闾琪的疾病均不见丝毫好转,病情反而转危,在接连月余的高烧不退之后,又陷入了昏迷状态。

  于是,有人向张氏夫妇建议请中医调治,也有人主张请日本医生治疗。对于请日本医生,张学良因对日有心理上的戒备,所以力排众议,坚决反对请日本人进府治病。后来在无计可施时,张学良同意请中医给张闾琪治病。尽管那时的张学良相信西医而不倾向中医,但他宁肯延请中医也拒绝延请沈阳的日本医生,因为他永远不能忘记父亲张作霖系死于日本关东军一手制造的“皇姑屯事件”。如今即便爱子病体沉重,他请来各地名医,也发誓坚决不请日本医生进门。  

  尽管有知名中医悉心调治,但张闾琪的病情仍不见好转。11月初,一位名叫马二琴的沈阳老中医上门为张学良的爱子治病。马二琴认为年将九岁的张闾琪很可能染患了可怕的肺伤寒。

    12月初,由于张闾琪尚有咳嗽症状,而中医通过诊脉又不能正确诊断其咳嗽久治不愈的症结所在。于是有一位深得张学良信赖的奉系旧臣,极力主张送张闾琪到“仰德医院”(当地人称“南满医院”)去照肺部X光片。仰德医院是日本医生开办的洋医院,院长名叫广野三田,早年系东京早稻田大学医科毕业的高材生,来奉天行医后名气较大。

    于凤至听说要把她张闾琪送到日本医院照X光,心里不安,马上表示反对。张学良初时也心存疑虑,他虽对广野三田的医名素有耳闻,但因他是日本医生,所以也有三分戒心。就在张学良举棋不定之时,那位素与广野三田有私交的奉系旧将再次陈词,并为广野三田的医德和为人拍胸作保。

  对于是否前去日本仰德医院求诊,张学良仍然举棋不定,无奈之际,他忽然询问帅府内的军医官马际宇:“到广野三田的医院里照片子是否有危险?”深得张学良和于凤至信任的马际宇当场表示:“广野三田行医多年,医德民望甚高,而且此人的医术也值得称道。至于他是否可靠?我不敢说,不过我敢肯定他和关东军没有任何关系。广野先生只是一个日本医生,相信他绝不会利用给孩子治病之机暗做什么不光彩之事。”这样一来,张学良心存的一丝戒意也消除了,做出了送张闾琪进“仰德医院”照X光片的决定。

  张学良派军医官马际宇、身边侍卫张汝舟、苑凤台等五人,分乘两辆汽车前往位于南满铁路地区的“仰德医院”。由于张学良爱子患病,各地遍请名医的信息早在沈阳扩散开来,因此广野三田等日本医生也早知此事。加之张闾琪来求诊之前已经派人通知了广野三田,所以那天上午当张闾琪前来就诊之时,南满医院已经做好准备。因是张学良的三子就诊,广野三田显得格外重视,当天上午除接待张学良三子之外,所有求诊人员均做了延期诊治的处理。整个胸透室只接待张闾琪一位患者。

    上午9时,主治医生川岛治重和一位日本女护士将张闾琪推进胸透室,并安排坐在X光机前。所有陪同人员,都被劝阻在胸透室外间等候,广野三田在外间照料。

    就在马际宇医官和几位侍卫在胸透室外等候得焦急之时,蓦然听到胸透室内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好像室内有颗定时炸弹猝然发生了爆炸,顿时室内室外一派沉寂。

  在马医官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胸透室内响起一声尖厉的孩子哭叫,接着有人在室内惊恐地奔走叫喊!等马医官和几个侍卫推开仍在阻拦的日本医生广野三田,撞开内室玻璃门扑进去时,才看见一个凄惨血腥的场面:烟雾弥漫之中,胸透机的主机玻璃板不知何因在闭门的一刹那发生了爆炸。张闾琪此时已经扑倒在那架炸裂的胸透机前,脸部胸部均有淋漓的鲜血,人早已昏迷不醒了。再看那两个日本男女,虽然也是满脸恐慌,但却没有在主机爆炸之中受到致命的伤害,只是雪白大褂上沾些爆炸的粉尘。

  面对马际宇等人的质问,广野三田称是刚购进的胸透机突然遇冷而发生玻璃板爆炸。等张学良夫妇在大帅府听到噩耗并看到从日本南满医院运回来的三子闾琪时,孩子早已人事不省。虽经府内医生们的连夜紧急抢救,终因被玻璃碎片击中了要害,当天夜里便在帅府溘然而亡了!

  张闾琪之死与张作霖之死同样带有一定的神秘色彩。张学良后来虽然派员去沈阳日本领事馆彻查“仰德医院”胸透机爆炸的原因,并要求该院院长广野三田提出有说服力的事故报告,严肃追究肇事责任人。但日本领事馆和南满医院均以种种借口推卸罪责。他们一面派员前往帅府吊唁,一面故作姿态地对此不幸事件表示遗憾,却迟迟不肯提交爆炸的原因报告。

  1989年张学良在历经长达半个世纪的幽禁恢复自由后,在台北会见了一位名叫池宫城晃的日本记者。来台湾和张学良会面之前,这位《每日新闻》的著名摄影记者,数十年来始终关心着张学良的安全,他把多年搜集的关东军秘密档案复印拿给张学良亲阅。张学良通过这些与他有关的日本绝密档案资料,才找到了历史的答案。

  原来1929年冬天惨死在沈阳南满医院的三子张闾琪,就是日本关东军在事前获悉张学良将要送爱子前往仰德医院求医时,连夜由日本驻沈阳总领事出面,以威胁利诱之手段,收买了仰德医院的广野三田,然后暗中布置日本特务在X光胸透机内密装炸弹,届时由特务幕后操纵引爆致死!

    ...................

 

  评论这张
 
阅读(636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