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代报王史量才:“人有人格,报有报格”  

2009-02-24 22:52:50|  分类: 民国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民国时期的国内报纸,影响面最大的非《申报》莫属了。《申报》不仅是中国第一张具有近代意义的报纸,而且报纸持续时间长,社会影响大,在其鼎盛时期,《申报》几乎成为了当时所有报纸的一个代名词。
    史量才是《申报》的总经理,更因为《申报》的影响,史量才实际上掌握着旁人无法比拟的发言权。这一发言权,势必要与当时的政治发生牵扯。对此,史量才的思想有一个变化的过程。当他毅然决然地为“言论救国”而不惜得罪最高统治者的时候,民间也广泛传播开他的种种传奇故事。

 

                                【历史话题】一代报王史量才:“人有人格,报有报格” - 石学峰  - 薛锋的博客

                                        一代报王史量才
    最有名的一则传奇故事,是史量才与蒋介石的对话。
    一次,蒋介石特地召见史量才,要求《申报》发表言论时要注意政治影响,并不无威胁地说:“我手下几百万军队,激怒他们是不好办的。”史量才非常反感,马上回答说:“我的《申报》发行十几万,读者总有数十万吧!我也不敢得罪他们。”蒋介石盯着史量才,说:“史先生,我有什么缺点,你报上尽管发表。”史量才不卑不亢地回答:“委员长!你如有不对的地方,我照登,绝不会客气。”于是,史量才与蒋介石不欢而散。
    此故事还有另外的版本。其中一则是这样的:史量才接受某国民党政府要人的邀请,参加盛宴。席间,此要人故意宣传蒋介石的军威,称有雄兵千万,足以安内攘外。史量才听后,很不以为然,当着众人的面嘲弄道:“我没有雄兵千万,但约莫估计,总有数千万读者拥护!”史量才这种性格,势必会引起当时执政者蒋介石等人的嫉恨。
     史量才,原名家修,字量才,1880年生于
江苏南京江宁县1901年考入杭州蚕学馆,毕业后投身教育界,先后在育才学堂、江南制造局兵工学堂、务本女中、南洋中学等校任教。1904年,史量才在上海创办女子蚕桑学堂,开我国女子教育之先河。1905年,史量才与黄炎培发起江苏学务总会。三年后,史量才开始兼任起《时报》的主笔,后与实业家张謇合资12万元购买了《申报》。

 

                               【历史话题】一代报王史量才:“人有人格,报有报格” - 石学峰  - 薛锋的博客

                                          创办初期的《申报》
    《申报》创刊于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最初由英国商人美查创办,以华人席子眉为经理,蒋芷湘为主笔。后来,美查返回英国,席子佩购得《申报》全部股权,使《申报》得以转入中国人手中。但因经营不善,《申报》反而连年亏损。史量才接办《申报》后,聘请了一批得力人才,努力提高报纸的吸引力;他还争取到江浙财团的大力支持,购置了新式机器,并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机会低价购入大量纸张,积极开展广告业务,拓宽发行渠道,等等,最终使《申报》成为经济独立、无党派关系、完全商业化的报纸,使《申报》的发行量由民国初年的7000余份发展到民国17年的15万份,成为全国影响最大的一份报纸。
    1916年,张謇等退股,《申报》报社成为史量才独家经营的企业,他自任总经理,并进一步向外扩展。1927年,史量才买下了《时事新报》部分股权。1929年又从美国人福开森手中购得《新闻报》的大部分股权。上世纪30年代,史量才又创办《申报月刊》,编印《申报年鉴》,开办“量才业余补习学校”、“量才流通图书馆”等机构,不仅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报业大王,而且是一位举足轻重的社会活动家和实业家。

                          【历史话题】一代报王史量才:“人有人格,报有报格” - 石学峰  - 薛锋的博客

                                            鼎盛时期的《申报》
    史量才开始办报时,还不具有明确的新闻救国的思想,他是以实业来办报的,意图以实业救国。他办报以赢利为主导思想,政治态度比较保守,经常采用光报道不评论的方式。当遇到当局的“红灯”时,他常常采取躲避的行为,尽量避开政治大事,或者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让读者不知所云。
    1931年之前,史量才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他促使《申报》走向现代化道路,加强了新闻性,并聘请了来自国内外的大量专职、兼职通讯员,以多种形式展示民国时期的风云变幻,激起读者的关注。他还重用黄远生、邵飘萍等目光犀利的记者,发表一些令世人瞩目的时局报道。正因为这样,《申报》受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而另一方面,史量才又生怕自己的事业受到当局及外国势力的摧残,为求生存,也做了一些违心的不真实的报道。例如,在“五卅惨案”后,《申报》竟然刊出公共租界工部局恶意攻击中国人民爱国反帝运动的《诚言》第一期,遭受到中国各界人士的极大愤慨,革命报刊严厉批评《申报》为“帝国主义走狗的机关报”,呼吁人们不要订阅此报。虽然史量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申报》上刊出道歉启事,并在原来刊登《诚言》的地方登出《辟诚言》一文,还自愿捐助银币,支持工人群众,但这一事件,还是暴露了史量才的局限性和软弱性。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史量才突破了以往的局限,成为要求抗战、反对内战、正视危机、要求进步的爱国人士,《申报》也因此换了一个天地。
    “九一八”事变爆发的第二天,《申报》就以自己采写的47条电讯和“日军大举侵略东三省”等为题,详细报道了事变的真相,指出日本侵略的性质。接着在9月23日,又针对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及时发表题为《国人乎速猛醒奋起》的时评,要求南京政府“应为维护国家维护民族,而作自卫之背城战”。当年12月,全国各地学生组成抗日请愿团齐聚南京,向南京政府举行爱国示威,受到血腥镇压。《申报》不顾最高当局的禁令,向全国真实报道了27日发生的“珍珠桥惨案”真相,并发表评论文章,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
    国难当头之际,史量才积极投入到爱国的洪流之中,他经常参加集会,与各界人士商讨反日对策,参加抗日救国的社会活动。他被增选为上海抗日救国委员会委员,负责主持国际宣传委员会和检查奸商偷售日货行为。在日本步步紧逼、谋占上海,而上海市政府按照南京政府旨意步步退让之际,史量才邀集20余名社会名士,在值的住宅成立“壬申俱乐部”,每周举行一次集会,讨论抗日对策。他多次向上海市长吴铁城提出准备自卫的建议,但均未受到采纳。
    1932年 “一·二八”事变爆发,日军进攻上海。十九路军将领蒋光鼐、蔡廷锴不顾国民党政府的命令,率领将士奋起抵抗。史量才全力支持十九路军的爱国行为,为他们声援助威。1月29日,《申报》发表时评,呼吁中国民众,面对日本的步步紧逼,必须起来做正当防卫。1月30日、31日,陶行知执笔,为《申报》撰写《敬告国民》和《国家的军队》两篇时评,指出此次的上海之战是全民族的生死之战,十九路军是国民自己的军队,应对它负起完全责任,号召全国军队举起爱国旗帜,踏着十九路军的血迹,收复已失的河山。
    “一·二八”事变的第三天,史量才发起组织了支持十九路军抗战的“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成立会上,史量才慷慨陈词:“事已至此,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我年近花甲,行将就木,他无所求,但愿生前不做亡国奴,死后不做亡国鬼耳!”史量才的言行深深激励了大家,他被众人推选为会长。

   维持会成立后,史量才和维持会理事共同捐献巨款,资助中国“红十字”会组建伤兵医院,组织难民收容所,发动各界各阶层民众支援十九路军,收到各界捐款达93万元。同时,还将《申报》准备购买纸张的7万美元兑换成银元捐给十九路军作为军饷。

    在淞沪抗战期间,史量才自始至终坚持抗战,反对内战。十九路军撤退,《申报》发表时评,疾呼:“我军以敌重兵压迫,后援不至,已全线退却。国人乎,今日之事,吾人为救国计,惟有继续奋斗而已。复何言,复何言!”又强烈地呼吁:“吾人惟有继续作艰难而持久之奋斗,毋灰心,毋气馁。吾人如能具持久抵抗之决心,则更大更光荣之历史,终当在吾人热血溅洒之下,展开于世人之眼前”,并将言论的矛头直接指向国民党政府,称:“倘若今后政府仍不能下最后之决心,以民意为依归,则政府自弃于人民,断不为人民所拥护,断无久存之可能。”
    1932年3月,国民党政府为应付舆论,召开掩人耳目的“国难会议”。史量才也被南京政府聘为出席会议的成员之一。史量才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与马相伯等66名会员联合致电国民党政府,声明不参加会议。接着,4月1日的《申报》还刊登时评,揭露“国难会议,一言以蔽之,不过为敷衍人民之一种手段,吾人是否应重视斯会,被征聘之诸君子是否甘为傀儡,其三思”。时评发表后,又有多人声明不参加此会。

   “国难会议”后,国民党政府继续就一些议案向史量才等人疏通,史量才不改初衷,坚决反对国民党的“绥靖”政策。《申报》也继续发表时评,批判国民党的有关政策,抨击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以致国民党报纸纷纷攻击《申报》“不明是非,思想左倾,为共产党效力”。
    1932年6月,蒋介石纠集60余万军队,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围剿”。史量才与宋庆龄、杨杏佛、陶行知、黄炎培等人士商谈后,决定由陶行知撰写时评,明确表明《申报》反内战的立场。6月30日、7月2日、7月4日,《申报》刊出了陶行知的三篇时评,分别为《剿匪与造匪》、《再论剿匪与造匪》、《三论剿匪与造匪》,深刻揭露了国民党名为“剿匪”,实为剿民,这种不将枪口对外、反将枪口对内连续剿杀人民的战争,后果非常严重。文章称:“今日之所谓匪者,与其谓由共产党政治主张之煽惑,毋宁谓为由于政治之压迫与生计之驱使。政治如不改革,民生如不安定,则虽无共产党煽惑,紊乱终不可免。”这样的时评引起了国民党的震怒,后来由蒋介石亲自批示:“申报禁止邮递”,使《申报》面临危机。最后,经过多方抗争和努力,蒋介石无可奈何,只好允许《申报》恢复邮递。

    1932年12月,宋庆龄等人组织了“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史量才不仅派《申报》原来的总编辑陈彬和、记者钱华参加“同盟”,出任总会和分会执行委员,他本人也以记者身份参加了“同盟”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在发言中,史量才表示坚决拥护“同盟”的政治主张,反对南京政府侵犯言论出版自由、非法迫害进步人士等行径,号召新闻界同仁与“同盟”携起手来,共同战斗。史量才这种旗帜鲜明的态度,受到了各界爱国人士的尊敬,而国民党政府将他视为眼中钉,决意要铲除他。
    1934年夏秋之际,蒋介石正式将暗杀史量才的任务交给特务头子戴笠。戴笠原本打算在上海租界动手,但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后来,他们得知史量才将于1934年10月去杭州休憩,于是将暗杀地点定在沪杭途中的海宁境内。
    
19341113日下午,史量才与家眷从杭州返沪,途径浙江宁海翁家埠被国民党特务阻击枪杀,一代报王就这样为捍卫“国格、报格、人格”,倒在了国民党政府的罪恶子弹之下。

    如今,史量才的家乡南京市江宁区将在文化广场为他树立铜像,建立史量才纪念馆,这自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好事。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却还活着;史量才就是这样一个虽死犹生的人,他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目中 ……                          

 

  评论这张
 
阅读(512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