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吴晗生前缘何两辞北京市副市长职务?  

2009-09-17 16:20:57|  分类: 历史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翻阅史料,偶然发现著名历史学家、清华历史系主任吴晗有过两次恳切请求辞掉北京市副市长职务,希望自己回到大学里“继续从事史学研究和教育工作”的往事。因为当下有些学者热衷于弃教从政,正好跟当年的吴晗反其道而行之,于是,我也就细细地阅读开来。

 

                     

【历史话题】吴晗生前缘何两辞北京市副市长职务? - 石学峰  - 薛锋的博客

文革前的吴晗

 

吴晗的两次请求辞掉北京市副市长职务,都是发生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第一次是在1949年11月,身为清华大学军管会副代表、历史系主任、文学院院长的吴晗到苏联访问。当他在途中听到自己当选为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消息时,立即给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发了一封电报,明确提出自己不当北京市副市长一职,想“继续从事史学研究和教育工作”。另一次,是在吴晗担任北京副市长大约一年以后,他还是以“能力薄弱”、“知识缺乏”为由,给彭真、聂荣臻写了一封信,再一次恳切要求辞官回到教育工作岗位上去。

据说,吴晗的两次请辞北京市副市长,都被周恩来总理和北京市委婉拒,北京市委主要领导还亲自找吴晗进行了“恳谈”,希望他继续在北京市政府“留任”。看到中央和北京市领导让他继续担任副市长的态度不可能改变,于是他也就只能服从北京市委领导的意见,继续担任北京市副市长了。

吴晗作为当时中国的杰出知识分子,他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满腔热情地参加中共领导的进步学生运动和知识界民主运动,并把自己的历史研究与教学工作及其他事业的发展完全寄托在中共领导的民主解放运动上。但是,吴晗并没有想着自己怎样在中共领导下的新政权中当个一官半职。据说,早在西南联从事民主运动期间,吴晗就曾与闻一多等几位进步知识分子有过约定,“等到民主政治实现,便立刻退回书斋,去充实自己,专心著作。”由此可见,吴晗的两次请辞北京市副市长,完全不是故作姿态的谦虚和推让,而是他作为一位进步知识分子的个人真实心态的客观反映。

然而,客观形势发展并不是以吴晗个人意志所转移的。从莫斯科回来后,周恩来总理亲自找吴晗谈了话,要求他顾全大局,服从革命的需要。北京市副市长的官位虽然显赫,但也确实打乱了吴晗对个人前程的安排思路,他没有丝毫的思想准备来作官,也从未想过为自己谋个一官半职。所以说,吴晗当上北京市副市长,并不是他的本意。

尽管吴晗本人不情愿当官,但在他服从组织安排当上了北京市副市长后,工作上虽有些有些不如意,思想上也有些不愉快,但是,在工作方面也还是十分努力和十分认真的,工作热情也没有丝毫的减弱。据说,吴晗的这种积极而又认真工作状态一直延续到文革批《海瑞罢官》和被迫害致死。

我跟一位学历史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几次谈论过吴晗,在论及吴晗作为老一辈中国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与当今某些为了升官发财不择手段的知识分子所形成的强烈反差时,我们取得了近乎一致性的看法,那就是中国杰出知识分子除了专心致志做学问之外,大多都是满怀崇高理想和坚定信仰的,而这崇高理想和坚定信仰就是他们始终恪守的人生信条与人生准则,一旦看清了认准了也就难以动摇。根本不象时下某些知识分子那样,为了升官发财不择手段,变着法子混职称、捞钞票、弄房子、弄车子、搞美女,甚至老来老去到了70多岁也要发挥“余热”抓紧捞钞票搞美女,而丝毫不顾及个人脸面和社会伦理道德。虽然他们这些知识分子活的要比吴晗多一些轻松快乐,但人生的内在质量却与吴晗相比差的很远很远。

    ………………
  评论这张
 
阅读(239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