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鲜为人知的国民党特工机构  

2010-12-22 18:14:41|  分类: 民国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汗牛充栋的国民党历史资料,人们不难发现有一个普遍性的历史问题,那就是早期在大陆时的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除了CC系、政学系、黄埔系等较大的派系之外,还有以孔祥熙、宋子文、何应钦、陈诚、朱家骅、胡宗南、汤恩伯等人各自为核心分别形成的小派系,诸派之间各自为政,相互排挤,相互倾轧,派系之争竟然把国民党内部搞的不亦乱乎,其后果自然也是人所共知的了。 

 

一个鲜为人知的国民党特工机构 - 石學峰 - 薛锋的博客

陈诚(1898—1965),字辞修,别号石叟,浙江青田县人。

   

在孔祥熙、宋子文、何应钦、陈诚、朱家骅、胡宗南、汤恩伯等人分别形成的小派系之中,尤以陈诚为首的研究系实力雄厚和权重一时,且因其较为廉洁踏实肯干,也较少官僚和腐败习气,办事雷厉风行,因而就连骄横一时的戴笠和军统也始终不敢对其贸然下手。也许正是这些因素导致了陈诚在国民党败逃台湾后继续受到蒋介石的重用,而不像孔祥熙、宋子文、何应钦、胡宗南、白崇禧、汤恩伯、桂永清等人那样被蒋介石弃置不用。
   
陈诚的研究系始建于抗战爆发之初,由于侵华日军的步步紧逼,国民政府第九战区长官部不得不由武汉撤到湖南长沙。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的陈诚,苦于缺乏情报常常对日军行动一筹莫展。1938年武汉陷落后,国民党接受了共产党人的建议,在湖南衡山举办游击干部训练班,任命汤恩伯、叶剑英为正副主任,随后改由蒋介石亲自兼任训练班主任,白崇禧、陈诚兼任副主任,汤恩伯、叶剑英任正、副教育长。据史料记载,游击干部训练班在衡山办了三期。后南迁至祁阳、零陵等地,办了四至七期,于1942年停办。

在游击干部训练班存续期间,按陈诚的旨意,在训练班内部办了两个谍报队,分别是第二期的第五队和第三期的第十队。由张振国亲自兼队长,阮成章由第一期毕业后,留做了情报队指导员。这两个队的课目基本是情报搜集训练,男女学生兼收。训练课程除游击战术以外,有情报业务、化装术、通信术、侦察术、测绘术、窃盗、交通等。这批学生毕业后,多数跟张振国一起派到了九战区长官部参谋处,其中的女生郭雅萍、廖国琼还分别与张振国和阮成章等先后结成了夫妻。当第五队学生毕业时,张振国回到长沙九战区长官部做了参谋处第二课课长。他利用这批学生,先后在湘北的浏阳、益阳、平江、湘阴等地成立了五个情报队。阮成章、余诚、王子民、肖赞何、刘汉屏、肖全才等就分别是当时的情报队长和指导员。这些情报人员后来便成为陈诚研究系情报活动的主要骨干。 
     1943
年夏,鄂西会战期间,尤其是日军进攻宜都时,军统和军令部二厅的前方特工早已闻风后撤,六战区研究室宜都情报组没来得及后撤,只好在敌后公安县的斑竹场附近躲藏下来。因而对日军在宜都、松滋向五峰、长阳进犯的行动,能逐日用电报向恩施长官部报告,促使长官部下决心抓住有利时机组织决战,并取得这次保卫战的胜利。事后,张振国、阮成章以及宜都情报组长都分别得到宝鼎总勤勋章。张振国趁机向陈诚请求设立正式情报机构。陈诚电请军令部成立正式组织通讯室,得到了军委会的批准。它设有主任、副主任(少将或上校级)和四个股(一股主管总务,二股管情报,三股管人事考核,四股管通信)、一个无线电总台、一个巡回教育组;外部组织共有12个侦察班。于是,六战区长官部通讯室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特务组织,合计内外勤人员共有300多人,它的情报搜集范围也就更加扩大了。

研究系的主要骨干俗称三头六臂,被称为三头的分别是张振国(远征军长官部调查室主任)、阮成章(海军总司令部情报处处长)及刘庄如(第十一战区长官部研究室主任)六臂指的是杨大和(国防部二厅办公室副主任)、陈寄生(武汉稽查处处长)、李铁生(武汉稽查处副处长)、余诚(情报学校处长)、周伯达(海军情报处副处长)、阮更生(昆明稽查处处长)“研究系”是在国民党军统中统两大特工派系势力的夹缝中,以独树一帜的姿态脱颖而出,先后在国民政府据有九战区、六战区、十一战区长官部及远征军长官部、军政部、云南省警备总司令部等公开和秘密情报机构,在一定时期内,还控制了国民政府国防部第二厅的人事行政部门。总之,凡是陈诚势力范围所及之地,也就是研究系人员频繁活动的场所,而研究系之所以是只有活动而没有正式名义的组织,究其原委,正如阮成章所说:我们今天羽毛未丰,组织还未定型,一方面不能不打辞公这张牌来挡住军统对我们的排挤,另一方面又不能打出辞公的旗号,给辞公在政治上造成被动。

据史料记载,1945年至1947年为陈诚的“研究系”势力发展迅速的鼎盛时期。在这段时间里,“研究系”特工的势力不仅遍及华中地区,而且在华北、华东、西南以及沿江沿海等地的重要港口,甚至一些人迹罕到的海岛,也都留下了他们的踪迹。在南京、北京、天津、上海、昆明、武汉、广州、青岛、厦门、福州、台北、沙市、宜昌、九江、安庆、镇江等地,“研究系”都设有控制的据点,在各地的特工情报人员总数超过1000多人,因而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特工集团。

陈诚的“研究系”既非军统,也非中统,亦不属国防部二厅,开始时甚至也算不上是一个定型的组织,但却有一个共同的来源——研究室。因此,当时在国民党内部,人们都把这帮特工统称之为“研究系”。

陈诚的“研究系”虽然在国民政府组织的正面抗战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因其是国民党内部的小帮派势力,具有帮派团伙的不稳定性,加之“研究系”中某些骨干成员个人表现欲强,一些人为了追求表现,到处锋芒毕露,因而导致了社会上一片声讨。比如,“研究系”骨干分子张振国处处树敌,先是与昆明龙云的公子争夺陈佩秋,影响了陈诚本人的声誉,其后在南京与刘蓓蓓勾搭的黄色新闻又在京沪两地报刊上大肆曝光,致使陈诚对张振国十分恼怒,并表示出对其 “永不录用”,等等。   
     1949
9月,随着国民党在大陆的全线崩溃,陈诚的“研究系”这个曾红极一时的特工机构及派系,最终也分崩离析烟消云散了。

………

网易系统通知:您的优秀文章《一个鲜为人知的国民党特工机构》已被推荐至网易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3568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