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国民政府公务员考试的趣闻轶事  

2010-03-22 22:42:54|  分类: 民国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931年7月开始,国民政府考试院每两年举行一次名为高等考试的国民政府公务员考试,前四次考试地点都在南京,即使后来抗战全面爆发,国民政府迁都到了重庆,也未曾中断过,直至抗战胜利以后才逐渐地销声匿迹了。

据史料记载,国民政府考试院每两年举行一次名为高等考试,主要对象是当时的大学毕业生,因为那时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现象十分严重,参加了这种高等考试被录取以后,就可以取得在国民政府机构做官的资格,以后还会有机会晋升职位,薪俸可逐年增加,收入水平虽然不是太高,但也是基本上有保证的只是报名者人数众多,录取者毕竟极少数,特别是在南京举行的前三届高等考试,因为把关严密题旨艰深,且程序繁琐,由此派生出来一些趣闻轶事在社会上广为流传。

轰动一时的第一届高等考试是在1931年7月进行的。据载,当时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为此专门聘请了30多位名流学者及政府部门的高级官员为典试委员会委员(主持)和襄试委员会委员(协助)及监试委员会委员。按照职责分工,襄试委员协助典试委员,负责命题、阅卷评分等工作;监试委员则负责在整个考试过程中的保密、防弊及监考工作。 

各位委员的名单对外绝对保密,在接到国民政府颁发委员聘书后,各位委员立即集中举行宣誓就职仪式统一由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授予梅花章和黄缎绶,以示对考官的礼遇与尊敬然后由林森致训词,勉以秉公取才,为国求贤。

宣誓就职仪式的最后考试院院长戴季陶欢送委员到考试院内办公大楼,亲自将楼门加锁,并以红纸封条加封,此为“入闱”。入闱后即扃闱,此后委员们的饮食起居都在宁远楼内,不得与外界有任何来往,不能同家人通任何音讯,形同禁锢。据说,此举是为防止考官作弊,泄露试题,并保证委员们专心进行命题、阅卷、评分等工作。

这种禁闭式的生活,至少要等到两个月后考试结束正式发榜时,委员们才得以出闱,参加正式发榜仪式。襄试委员于能模的夫人是一位法国人,于能模入闱之后,夫人因事前往闱中探夫,不想被门卫阻止,就改由寄信,谁知信又被退回。于是,这位法国女人便以为她的丈夫被考试院逮捕了,便跑到考试院大吵大闹,最后还是院长戴季陶亲自出面加以澄清,这位夫人才悻悻离去。事后,她又上书院长戴季陶,严厉指责扃闱制是对委员人格的蔑视及不信任。

1931年第一届高等考试时,有千人应考,经过三试发榜,最终只录取了100人考试院院长戴季陶亲自与被录取者一一见面,以摆龙门阵的方式,作上下古今谈。当戴季陶看到有一位叫屠晋,号剑痕的同学名单时,恻然动容,自言自语地、意味深长地重复其词说:“屠晋号剑痕……”他把“屠”和“剑”字的音调读得特别重。在谈话中,戴对他说:“老弟,你这个名字杀气太重,甚为不祥!”屠晋答:“那就请院长给我另行赐名吧!”戴说:“正是,我就想这么办,但你的名已不可改了,不过今后不宜去山西工作。我想改你的号为‘希平’,就是希望和平的意思,这样可以起到相克相生的作用。” 

1933年第二届高等考试,还是论考试成绩,首名应为一个叫禹振声的青年。然而有个小道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院长大人的耳朵里,说禹振声是亲兄妹结婚。其实并非如此,只因他夫人与他同姓,所以引发这一无稽之谈。但是,戴季陶却根据这一传说,便主观臆断地认为禹振声“道德败坏至此,何以表率群僚”,便亲笔把朱大昌提为第一名,徐家齐提为第二名,可怜的禹振声竟因“莫须有”的罪名被降为第三名。

1935年第三高等考试,因试题中出现一字之误引起一场风波《国际公法》考试试题中把“国际地役”误为“国际地域”。有考生当场站起来询问坐在台上的监试委员,“地域”是不是“地役”之误?监试委员明知有误,却不敢正面回答。因为从命题、审定、缮印、复校、加封,都必须经过典试委员会检查,不经过典试委员会的复审,监试委员是无权作答复的。

于是,这位监试委员只好回答说:“题纸是典试委员会所印发,‘地域’之‘域’字是否有误,监试人与试务处均无权回答,应试诸生如认为‘域’字确为‘役’字之误,则按‘役’字意义作答,亦无不可。”这样以来,答卷形形色色,有位考生答得更为圆滑,先解释了“地域”这一概念,又说明“地域”与“地役”的区别,附带引申“国际地役”的含义,目的是表示自己能回答那个“地役”,即使题目有错,也不致吃亏,如题目不错,也比交白卷
  事后查明,《国际公法》考试试题一字之误,是缮印疏忽,但主持考试的全体人员都不能推脱责任。考试完毕后,考试院将此报请国民政府严加议处。经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第四次会议讨论议决:试务处长陈大齐罚1个月工资,典试委员会委员长钮永建罚1个月工资,考试委员会委员长王用宾、考试院院长戴季陶也分别受到了处分。
  还有一件戴季陶以貌取人的事。那是在第二届被录取的考生中,有位名列前茅的考生叫李学灯,原打算任用他为立法委员,但这位仁兄其貌不扬,又天生卷发,一身学生装束,高领短袖,甚不入时,戴季陶对此看不惯,认为“此人类似上海小开,轻浮之气未除,尚须磨炼”,竟改变原意,将他安排进入法官训练班学习,成了一名普通学员。不久,司法部长兼考选委员会委员长王用实想把李学灯提到部里当秘书,但戴仍以尚须磨炼为词,加以拦阻。直到抗战胜利后,司法部又提李学灯为贵州高等法院院长,戴仍有难色,最后不得已才勉强首肯。

...................

  评论这张
 
阅读(414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