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国民政府“废止中医案”的历史闹剧  

2010-04-02 23:10:01|  分类: 民国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292月,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举行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褚民谊、余岩等人先后就“废止中医”问题提出了4项相关议案,即通过中医登记,听任年老中医老死,不准办学而使中医界后继无人,以达到中医在中国自然消亡的目的。这一议案无疑是对中医釜底抽薪,真可谓阴狠老辣。

也许是考虑到褚民谊、余岩等人的议案在当时过于偏激,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中央卫生委员会议最后通过的《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则显得和缓许多。比如,规定了废止中医之三条原则:“甲:旧医登记限至民国19年为止;乙:禁止旧医学校;丙:其余如取缔新闻杂志等非科学医之宣传品及登报介绍旧医等事由,卫生部尽力相机进行。”这就是当年有名的“废止中医案”。

 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中央卫生委员会议所通过的《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及褚民谊、余岩议案公布后,立即遭到了以陈存仁、张赞臣为代表的上海中医界的反击,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从当年3月初开始,上海《新闻报》、《申报》发表了在上海召开全国医药团体大会的通告和通电,并配发了社评、社论等一系列文章,给予积极的舆论支持。随后,上海其他社会团体也积极予以支持和声援,尤其是商联会及国货会之通电,也对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及中央卫生会议给予猛烈抨击,以促其尽快收回成命。

    自清末以来,随着西学东渐,以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细菌学、临床诊断学为主要特征的近现代西医开始在中国登陆。一些所谓新学新派人物也随之竭力倡导发展西医、废除中医,并开始得到了当时官方的默许。1925年秋,中医界通过多方努力,积极谋求将中医纳入学校教育体制,却因受到西医界和所谓新派人物的阻挠而流产,由此直接导致了当时中西医界关系的迅速恶化。

在当时,国内西医界称中医为旧医,称自己的西医为新医,将中西医之争视为“新旧之争”、先进与落后之争,等等;而中医界则称自己的中医为国医,称西医为西医,将中西医之争视为“中西之争”。由于当时中医界对西医的攻击难以冷静和客观,而西医界的激进人士对中医界的批评则更加猛烈和近乎苛刻。于是,当时中西医双方的讥讽与谩骂之势日趋激烈,并逐渐由学理的讨论发展成为一种意识形态之争。

1929311,上海中医界等团体发表通电,指责褚民谊、余岩利用国民政府卫生部和中央卫生委员会议等行政手段,打压中医界,将其废止中医上升到“摧残国粹学术”的高度。通电一再申明,“中医自有中医诊断之法,勘定病别之类,”并非“巫祝谶纬之道”,并针对褚民谊、余岩在提案中指责中医“反动”之语,中医界声称中医完全合乎民主、民生,声称中医才是“极端之民族主义”,并喊出了“打倒褚余提案,就是打倒帝国主义”等政治性口号。

对“废止中医案”反映强烈的除了中医界之外,还有与中医关系密切的中药界,因为一旦中医被废止了,中药界的生计也就要成为问题了,因而中药界始终与中医界保持一致,统一行动,团结合作,一致对外。

据档案文献资料记载,当时中国的中药材行业的销售额每年均数以亿元计,而且还是外销出口的重要项目,因而在当时经济生活中占有了十分重要的地位。如果国民政府废止了中医中药行业,那么,包括中医师、药商、药工、药农等在内的中医药从业人员便将由此失去生计,国民政府也将因此会失去大笔财税收入。

与此同时,由于当时中国生产技术落后,西药不能国产,只能大量依赖进口,由此严重增加了贸易逆差,给中国经济带来沉重负担。也正是这一原因,国内中医界还明确提出了 “提倡中医,以防文化侵略;提倡中药,以防经济侵略”的口号,并公开宣称提倡中医中药的目的是“促进健康,强种强国,维护民权;职业自由,扫除障碍,张吾民权;发挥天产,推销中药,富裕民生。”

上海中医界的举动,迅速引起了国内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天津、杭州、苏州、南京等地中医界纷纷发表通电,支持上海中医界的抗争举动,并致电国民政府卫生部请求取消决议案。

当时,在南京国民政府高层内部,对于中医存废等问题的意见也并不统一。据史料记载,以汪精卫、褚民谊为代表的政要主张废止中医,而以谭延闿、于右任、林森、陈果夫、焦易堂等人,则大力主张保存和发展中医,并对褚民谊、余岩等人之举非常反感。而作为卫生部长的薛笃弼,则对中医存废并无定见。于是,中医请愿代表们采取了相应的请愿策略,努力争取得到主张保存中医的国民党元老们的支持,而对民国政府卫生部则暂不理会。这一招果然奏效。  

  国民政府高层政要对西医界利用中央卫生委员会议废止中医的做法极为不满。处于风头浪尖上的国民政府卫生部长薛笃弼,急于化解与中医界的矛盾冲突,将这场风波尽快平息下来。于是,薛笃弼一再公开表示他本人并无废止中医之意,并向请愿代表当面表态:“我当一天部长,就决不容许废止中医提案获得实行。”不久,南京国民政府文官处做出批示:撤消一切禁锢中医中药的法令。 

尽管当时国内中医界在这一废止中医案中取得了胜利,但是,国民政府轻视、歧视、排斥中医的政策并未根本改变,对于中医的打压之势也并没有由此减弱,尤其是中医界谋求10多年的将中医教学纳入学校课程体系的努力也未能实现。

………………………

 

  评论这张
 
阅读(335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