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多如牛毛的清代宫廷称谓与礼仪  

2011-01-06 22:50:06|  分类: 历史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纵观汗牛充栋的清朝宫廷历史文化遗存,人们不难发现:清朝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但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讲究礼仪礼节和繁文缛节最多的的朝代。比如,在清代宫廷和衙门官场上的礼数和称谓言谈也极有讲究,特别是皇帝或皇太后召见内外大臣,大臣们觐见、奏对,更要遵守礼仪制度。如果失仪,最轻者也要罚俸,重的还会降级、革职丢官甚至判刑下狱。一个朝代的精英们把智慧和心思都用在了僵化的称谓与礼仪的讲究上,哪里还会有精力研究琢磨朝政改革与社会进步的事情呢?!

据史料记载,清代文武官员被皇帝或皇太后召见时,应一律跪安,汉族大臣必须自称臣某某恭请皇上(或皇太后)圣安,满族大臣则自称奴才。皇后、妃嫔、满汉大臣无论当面或背后都称皇帝为皇上,只有皇太后或皇太妃称皇帝为“皇帝”。但也有极少数例外,出现在清末宣统年间。据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回忆:太后太妃都叫我皇帝,我的本生父母和祖母也这样称呼我,其他人都叫我皇上。由于载沣是监国摄政王,又是溥仪的亲生父亲,否则是不能称溥仪为皇帝的。

时下,大量反映清代宫廷生活题材的影视剧以及有关历史小说,在称谓言谈上错误百出。比如,大臣们觐见皇帝或皇太后,动辄称万岁太后吉祥老佛爷吉祥等,则完全不符合清代礼制,也不符合清代历史真实。

据说,清代在旗的满人,有时称皇帝为主子,但也不会称万岁万岁之类只是戏剧舞台上的称呼。在雍正朝,不要说口头称万岁,就是在奏折中出现万寿无疆万岁等字样,也会受到痛斥;因为雍正帝最讨厌这种阿谀奉承的虚文。

清代中期以后,皇帝的近侍太监、宫女开始称呼在位皇帝为万岁爷,对死去的皇帝在字前加年号,如康熙爷乾隆爷。太监和内务府记录的有关皇帝的档案也标以《万岁爷档》之类。但是,这也是局限于一小部分太监。据说,朝中大臣们是不会这样称呼的。
    
至于对慈禧太后道太后吉祥老佛爷吉祥之类,更为荒谬。据清官档案记载,皇帝、后妃、满汉大臣和大部分内务府官员、太监,无论当面或背地都称慈禧太后为皇太后。所谓道吉祥,是宫中太监圈里流行的见面问候语,只有某些内务府低级官员才会与有地位的太监互道吉祥,以示亲近;皇帝、后妃、大臣们绝不会去向慈禧太后道吉祥的。

关于老佛爷,这是清末一小部分近侍太监与内务府官员背地里称慈禧太后的,以示受宠和亲近,不过当面是绝不敢如此称呼慈禧太后的。

据史料记载,同治年间,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时,大臣们会在正式文书中以尊号加以区分,如对钮祜禄氏称慈安皇太后、叶赫那拉氏称慈禧皇太后,背后可以简称东太后西太后,或称东边西边,称皇帝为上边。对死去的皇太后,大臣们提到时都称谥号,如对那拉氏,称孝钦皇太后
   乾隆皇帝寿高,当时近侍、太监背后的确称他为老佛爷老爷子,但大臣们却不会这样称呼。有野史记载:纪晓岚曾在背后称乾隆帝为老头子,恰被乾隆帝听见,欲加治罪。幸亏纪氏机智解释才使乾隆帝转怒为喜,由此可见大臣们在背后对皇帝是不能随便称呼的。近侍、太监对皇帝老爷子的称呼一直到清末还存在,如溥仪的乳母就这样称呼他。
  对妃嫔,太监称主子。因皇帝的妃嫔不止一位,则在前面冠以封号,如对光绪帝之妃珍妃称珍主,瑜妃称瑜主,以示区分。书面行文称主位。至于对皇子的称呼,也不像现在影视剧中一律称阿哥。在清代对皇子的称呼不同身份是有区别的,阿哥是大臣们对皇子的称谓,内务府官员和太监一律按皇子的排行称“X。书面行文则按排行称X。皇帝之女在未授封公主之前,一律称格格
  大臣们与皇帝奏对时提到死去的历朝皇帝,也不会说康熙爷乾隆爷这样的话,如嘉庆皇帝与大臣奏对时提到他的父亲乾隆帝,嘉庆帝称之为皇考,大臣们则必须称乾隆帝的庙号与谥号高宗纯皇帝。清官档案文书也是皇帝在位时标以年号,去世则标以庙号与谥号。
  另外,常见影视剧中皇帝称呼大臣的职务,或大臣对皇帝提及他人时以职务(或爵位、封号)连缀称某大人,这也不符当时规制。清代皇帝或皇太后接见大臣,无论地位多高、年龄多大,一律直呼其名。皇帝和大臣们谈话中提到他人,也一律直呼其名;即便贵为亲王,也不称爵位。皇帝或皇太后只有在对他人提及亲王时,才会不直呼其名而称封号某亲王

清代只有个别时期有例外,如顺治年间对摄政王多尔衮,顺治皇帝不呼其名而称皇叔父皇父;宣统年间,醇亲王载沣不仅是监国摄政王,还是皇帝溥仪的本生父,所以溥仪称他为王爷。至于同治皇帝的亲叔父恭亲王奕沂是议政王,权力极大,地位尊崇,但也只是免除一定的朝见跪拜礼仪,称谓上仍依规章。另外,清朝特别尊重皇帝的老师,为示优崇,往往会称先生而不称名。如乾隆帝师朱轼,乾隆皇帝非常敬重他的宿学和品德,为示尊崇,特称可亭朱先生”(“可亭是朱轼的别号,称号表尊敬)。对其他大臣,即使年龄再大,学问再深,名望再高,皇帝也是直呼其名的。
  据史料记载,清代除国家大典朝会外,皇帝接见大臣有两种方式:召见(俗称叫起”)和引见(俗称递牌子”)。清代大臣奏事,分折奏与面奏,大臣可以请求皇帝陛见;皇帝需商议军国大事,就要召见御前大臣、军机大臣、六部九卿等。被任命的够一定品级的文武官员也必须在出任前觐见皇帝,是为引见
  清代除登基等重大庆典在太和殿举外,皇帝临朝议政一般在乾清门,临时设宝座、御案等;但召见和引见官员却不在此。召见多在养心殿东暖阁,引见多在养心殿明殿。其他如承德避暑山庄、圆明园等处,随皇帝巡狩、避暑而定。当代影视剧中地点多模拟太和殿召见和引见,并不符当时礼仪习惯。
  召见须由亲王、御前大臣、领衔军机大臣轮流带领大臣们去面见皇帝;引见则须先进名单、履历折、绿头签,一人或数人觐见。现在影视剧中或见皇帝与大臣平起平坐,或站立谈话,这在当时是绝不可能的。召见或引见官员,须先由奏事处太监传旨,直呼被召见人其名,并领进屋内。大臣进来必须先跪安,口称臣某恭请皇上圣安”(满人则必称奴才”),起立后走到皇帝所坐木炕前,在预设白毡垫上下跪,皇帝问即答。多人参加召见,只能由领衔者回答,别人不能插话;被召见人也不能相互说话,只有皇帝问到方可回答——不像现在影视剧中给人印象似乎是在开讨论会。召见、引见无论时间多长,官员自始至终必须跪奏,直到皇帝允许跪安表示谈话结束,才可起立后退至门口转身退出。清代只有极少数人因身份特殊,可以坐或站与皇帝谈话,如顺治时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免礼节,康熙时顾命大臣整拜赐座谈话,同抬时议政王恭亲王、监国摄政王醇亲王可站立与皇帝谈话。但也不是永远不变,如恭亲王在同治时以议政王身份可站立谈话,但进门时也要跪安。在光绪时,恭亲王只是领班军机大臣,就必须跪奏了。
  跪奏时大臣们与皇帝的对话极其简明扼要,不像现在影视剧中长篇大论,喋喋不休。我们现在看清官档案召见记录,一般皇帝问话较多,大臣回答简而又简,几乎没有废话。跪奏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所以清代大臣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无论奏对何事,必以三语为率,并须简浅明白,不须上(皇帝)再问;而且都用厚棉絮做成护膝,以免跪奏时间过长引起疼痛。跪奏须经常练习,以免失仪失仪要受处分。清代笔记载:同光时军机大臣王文韶年届70,仍每日在家练习下跪;贵为直隶总督的李鸿章在慈禧太后做寿前也每日练习三次下跪;不少大臣常因跪之太久,腰酸膝痛直至病倒;所以跪奏时绝不会长篇大论。
  另外,清代题材影视剧召见场面中,皇帝与大臣不时光头、便服,这也是绝对不允许的。按礼制,大臣进见须着常服补褂朝珠,戴红缨官帽。皇帝也须常服袍褂着冠。常服是皇帝和大臣在宫中正式场合所穿礼服——朝服。穿错朝服最轻也要罚俸一月。

其实,清代宫廷称谓与礼仪多如牛毛也并非就是好事,因为过多的称谓与礼仪毕竟属于繁文缛节,也是一件比较繁琐的事情,而且过多地沉湎于宫廷称谓与礼仪,也会使人们沉侵在繁文缛节的保守于困顿之中不思进取;另外,清代宫廷中的称谓与礼仪太多,极易导致上下级人际关系复杂化,人际关系一复杂,腐败就滋生出来了,而且腐败也会假借称谓与礼仪的讲究明目张胆地地形成风气了。也许正是这样的缘故,当大清王朝一经覆亡之时,清代宫廷中那些多如牛毛的称谓与礼仪也就随之云消雾散不复存在了。

(据相关史料整理)

网易系统通知:您的优秀文章《多如牛毛的清代宫廷称谓与礼仪》已被推荐至网易首页。

  评论这张
 
阅读(913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