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在“安东事件”中殉难的抗日志士们  

2011-06-10 23:30:51|  分类: 抗战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231日,侵占中国东北地区的日本关东军,在日本军方高层直接授意之下,扶持清末逊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在吉林长春市建立起傀儡政权伪满洲国,并于1934年将东北三省调整划分为14省,同时网罗一批东北各界人士充任伪满洲国及各省地方伪政权官员,以此实现其“以华制华”、把东北地区建成日本殖民地的罪恶目的。

然而,在那些被日伪网罗充任伪满洲国及各省地方伪政权官员的人们当中,却也有一批不甘心当亡国奴者,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秘密组织抗日救亡团体,积极开展各种形式的抗日救亡斗争活动。时任伪安东省教育厅厅长的孙文敷等人,因联合商界、政界爱国人士组织安东省民众抗日救国会,募捐资助东北抗日联军等,最终被人告密导致38人惨遭日本宪兵杀害,140人被判无期徒刑,从而为日本侵略中国东北地区罪恶史留下了罪孽深重的一笔。

孙文敷,字斗南,1886年出生于吉林省同宾县,早年留学日本,就读于东京中央大学,其间曾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回国后,曾在东北庄河、海城等地担任县知事、县长等职,政绩政声颇受好评,并在庄河县曾建有孙公德政碑镌刻其为政业绩。

193512月,时任伪安东省教育厅厅长的孙文敷,目睹东北同胞沦陷在侵华日军血腥统治之下的种种苦难,决定利用年底召开全省教育年度例会之机,秘密召集主张抗日救国的李云霖、左秀海等各县代表13人开会,以研讨全省教育事业发展为名,秘密组织召集抗日救国会议。

在此会议上,代表们一致同意以安东省教育会为主成立安东抗日救国会,推举伪安东省教育厅厅长孙文敷、安东林科学校校长秦有德分别担任正副会长,并起草制定了抗日救国会章程,提出以唤起东北民众反满抗日为己任,深入到全省各县区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发动群众募捐资助东北抗日联军,开展各种形式的抗日救亡活动,等等。

在孙文敷、秦有德等教育界知名人士的影响带动下,在不到半年多的时间里,便有庄河、凤城、桓仁、岫岩、宽甸等县区迅速成立起抗日救国会分会,并由教育界迅速影响扩大到工商界、政界及广大民众之中,抗日救亡活动已在伪安东省各地秘密开展起来。

193610月,由于汉奸的出卖,桓仁县抗日救国会开展秘密活动的情况终于被日伪特务机关获知。为此,桓仁县日伪特务机关实行了两次大逮捕,先后抓捕了当地工商界、教育界反满抗日的爱国人士等近百人,进而又查出当地的抗日救国会活动与伪安东省教育厅有关系。于是,日伪特务机关的大逮捕迅速从桓仁县波及到伪安东全省。

据史料记载,19361112日深夜,伪安东省日伪当局紧急出动宪兵、警察数百人,在安东市、安东县大肆抓捕抗日爱国者,先后抓捕了伪安东县教育局长邓士仁、教育局学务股长刘国安、礼教股长宋安东,以及安东市县各学校长及骨干张镇藩、于学礼、秦有德、李庆善等50余人,伪安东省教育厅长孙文敷、伪安东总商会会长孙荣明等知名人士也遭到逮捕。随后,日伪大逮捕活动又从教育界迅速波及到工商界、政界,“荣庆常”经理雪志山,“合兴义”经理焦馨一等20多位工商界人士遭到逮捕。到当年底,仅在伪安东省城就有130多人被日伪当局逮捕。

与此同时,日伪当局还紧急出动大批宪兵警察,在伪安东省内各县区,大肆抓捕各县爱国人士。比如,在岫岩县,日伪人员先后抓捕了该县教育局长江敦友、教育会长关桂生、农务会长于瑞庭、内务局长夏治生等14人;在凤城县,日伪机关抓捕了该县教育局长何泮林、中学校长李云霖、职业中学校长左秀海、凤城女中教务主任袁中怡,以及小学校长、教务主任关子荣、姜振昌、赵际清、马庆贵、李绍岩等19人;在宽甸县,日本宪兵队在汉奸的指引下,逮捕了万字会长王冠五、亚新医院院长王锡忱、伪宽甸县教育会长、县师中学校长丛树春、职业中学教师李秀等人。随后,又抓捕了该县财务局长栾继先、职业中学校长吴凤宸,县女中校长邹绍南、县内务局长杨春华,农务会长吕武臣,商务会长李铭三等21人。

 除此之外,日伪特务机关还在通化、庄河、辑安等地抓捕了一批爱国知识分子。据伪满洲国中央警务统制委员会编印的《在安东省内破获秘密结社组织反满抗日救国会的情况》统计,这一事件被捕者达311人,其中安东97人,桓仁115人,通化26人,宽甸21人、凤城19人、岫岩14人、庄河14人、辑安3人,临江、长白各1人。

据史料记载,日伪当局将在伪安东省各地抓捕到的抗日爱国者当作思想犯国事犯,分批押送到安东宪兵队进行突击审讯,或采用劝诱方式,或严刑逼供,或残酷折磨爱国者。在敌人的淫威面前,绝大多数爱国志士和抗日救国会成员均表现出了身受囹圄苦,救国志不移的抗日爱国精神。

日伪特务机关在审讯伪安东县教育局长邓士仁时,威逼他说出同党,不成便用皮鞭打、灌凉水、灌煤油。邓士仁被折磨得几次昏死过去,但仍没有一句口供。日伪机关竟将邓空吊起来,致使其当场死亡。 

伪安东总商会会长孙荣明,在日伪审讯中英勇不屈,对任何事情均不承认,只承认为函馆赈灾募捐一事。并怒斥日伪宪兵:函馆地震只是几万人受灾,是小灾;东北失陷是3000万人受了大灾,难到不应当救吗?

伪岫岩县农务会长于瑞庭在被审讯时,直言怒骂日本侵略者:口唱王道,实是霸道”,被活活打死。

伪岫岩县女中校长关英华在遭受日伪严刑拷打时,乘敌不备,抓起案上的刀砍向敌人,当场被敌射杀,壮烈牺牲。

桓仁县教育界知名人士王贡生在受审时,日伪机关见其拒不招供,便在他孩子面前对其用刑,孩子不忍父亲受摧残,便劝其父招认,王则厉声说道: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被敌人活活打死。

伪宽甸县万字会会长王冠五备受酷刑,仍意志坚定,一字不吐,被敌折磨致死,扔进狗圈喂了狗。

此外,左秀海,丛树春等爱国志士都表现出了舍生救国,以身殉难的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在敌人酷刑审讯中,有7人被折磨致死。

据史料记载,日伪特务机关经过刑讯逼供和初审后,将主犯解往沈阳日本陆军监狱进行所谓复审,并以叛国犯国事犯等罪名强行进行非法判决,除在刑讯中被折磨致死者外,共有38人被判处死刑,140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那些被判极刑的爱国人士,在日伪法庭上也同样表现出了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左秀海在给其妻镜青的遗书中说:“……所恨者,未能杀敌首万千,以消我胸中豪愤耳。他在赴刑场的刑车上高呼:中华民族万岁!”“抗日救国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这一壮举使日伪宪警十分惊恐,忙将刑车开回监狱,用棉花将左秀海嘴堵上,用黑布蒙住其双眼,又押赴刑场。其他爱国人士也都高呼:抗日救国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慷慨就义。 

……………

  评论这张
 
阅读(484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