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学峰的博客

shixuefengdeboke

 
 
 

日志

 
 
关于我

欢迎您登录浏览石学峰的博客。网络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图片敬请注明出处,传统平面媒体转载本博客文字,敬请通过本博主邮箱:xuefengshi2000@163.com联系。 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网易考拉推荐

我见识过的一个东北男人  

2012-03-27 21:00:37|  分类: 情感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我在一城乡结合部暂住时,附近一间出租屋住着一个从东北来的三口之家。男的三十五六岁,女的三十二三岁,有一个十岁独生女。由于那三口之家的租住所,位居我上下班的必经之地。时间长了,我渐渐地和那家的男主人熟悉起来,见面时也相互打起了招呼。

我曾在东北地区工作生活过二十多年,对于东北男人尤其年轻男人的性格、脾气和做派了如指掌。那些张口狂言开骂、动手粗暴开打的东北男人总是令人退避三舍,即使我在路上碰见也总是躲得远远的。

而那家的东北男人却与人相处比较讲礼貌,象江浙人讲吴侬软语那样,从不和别人大声说话。据邻里们反映,那东北男人白天除了去接送上小学的女儿和买菜之外,很少出去上街游逛。在门口见了我,也总是礼貌客气地打招呼,因而开始给我留下了一个很温良恭俭让的印象。

在偶尔的短暂交谈中,我知道那男主人原来在东北某地一家林业机械厂开大货车,后来企业破产下岗自谋职业。三年前,随妻子来到此地后,一直没有出去找工作,而是呆在租住的小门房里给妻子、女儿做饭,并专门负责接送女儿上学。

随着我跟那东北来的男主人见面次数的增多,我不止一次地劝说他,应趁着年轻力壮出去找份工作,更何况他会开大货车,随便在哪家企业开大货车,每个月也会有几千块钱的工资收入,总比自己呆在家里妻子、女儿做饭要强得多。再者说,既然是两口子从东北出来打工赚钱,两口子一起打工挣钱也是天经地义的。

对于别人的一片好言相劝,那东北来的男主人总是温和地笑笑,也从不做太多的解释和回应。于是,我也就不好再继续关心他出去工作的事情。

一次,我下班正好路过那东北男人的门口,看见那门口四周围观着许多人。近前一看方知是东北男人正在跟她妻子吵架,她妻子堵在大门口对他高门大嗓地破口大骂,骂他太没本事把大米饭做糊锅了,骂他没本事赚大钱,骂他没把妻子伺候好,骂他太没男人气质,骂他床上功夫太差,甚至骂他是个狗屁不如的窝囊废,等等。那东北女人骂的那些脏话十分难听,过去我在东北插队时也从没听过。

而那东北男人则在一旁哭丧着脸,一言不发。我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便悄悄找来了附近村委会的工作人员,才逐渐止住了那女人粗野的骂声,但他家里发生的闹剧也还并没有收场。

据邻居说,当天晚上,那东北男人在气急之下打算好好教训教训他妻子,于是冷不防把妻子打翻在地,并跃身骑在妻子的身上一阵乱捶乱打。不想,那东北女人竟然软硬不吃,找准了机会从地上爬起来,到外屋拿起一把菜刀冲着丈夫劈头就砍。幸亏东北男人躲闪及时,不然还真的会闹出一个血案来。后来,还是那东北男人先软和下来,主动给妻子赔礼道歉,才算把一出家庭闹剧平息了。

……….

后来,有邻居跟我说,那东北男人的妻子是一个经常在歌舞厅、夜总会和酒吧等娱乐场所厮混的年轻女人,她整天没事打扮着妖里妖气,夏天里的衣裙总是薄透露,有意把身段展示给别人,见了年轻男人就会打起带着钩子充满诱惑的媚眼儿。夜间很晚才回家,有时甚至干脆不回家睡觉,白天还时常把各色男人带到家里干那个,而她的男人却总是却生生地借故躲开。

邻居们说,大家总该想个办法,绝不能让什么乌七八糟的人都来我们这里租房住,那样会污染我们村里的环境。半个月过后,那东北来的三口之家终于搬走了。邻居说,是村委会的人带着包片的民警责令他们搬走的,据说不是搬到了外地去了,就是回了东北老家。

那个表面上很温良恭俭让、实际上却是了无血性的东北男人,也随之从邻里们的视野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6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